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盖世妖后》。

这才是他真正要杀人时用的利器兴鹿正以光斗有德于畿辅,倡议

吴老二身子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三··三爷,我真的没骗··”

马三爷冷哼一声:“动手!”

一名黑衣人走上前来,直接扣住了吴老二的右手。

吴老二满脸惊恐,“三爷饶命,我··”

“咔嚓!”

黑衣人直接拧断了吴老二的胳膊。

“啊!”吴老二惨叫着在地上翻滚,疼得死去活来。

马三爷目光冰冷,“给了你三十万,你就是这么做事的。”

江远眉头一皱,这个马三爷看起来和和气气,没想到行事这么果断。

为了一枚碎片,居然肯拿三十万出来,真是大手笔。

不过联想到马三爷应该是京城的大人物,江远也不觉得奇怪了。

别看现在是92年,对京城某些大人物来说,三十万的确不算多。

不过,这个马三爷也不是好相处,江远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还是少和他打交道的好。

马三爷给黑衣人使了个眼色,就见黑衣人掏出一把短刀走向吴老二。

吴老二吓得浑身颤抖,“三爷,我说,我全部都说!”

“是癞爷,真品在癞爷手里!”吴老二满脸冷汗,“我找到真品之后,被癞爷拿了过去,这假东西也是癞爷给我的。”

“癞爷?”马三爷冷笑一声,“他一个当扒手起家的也敢称爷?”

吴老二满脸痛苦,“三爷,我也是没办法,我是有点儿名气,可在您和癞爷面前,我连个屁都不是。”

“我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啊。”

“那你就敢骗我?”马三爷轻笑一声,“是我马三爷这些年做事太温柔了吗?”

“不敢!”吴老二连忙趴在地上磕头,“三爷,绕我一命,我可以帮您办事,您说什么我都照做。”

马三爷忽然又笑了,“那好,你把真的东西拿来给我。”

吴老二脸色一白,哪怕知道自己做不到,也只能是点点头,“好!”

等吴老二匆匆离开之后,马三爷才看向江远笑道:

“今天的事情要多谢你了,不然我可要吃个大亏。”

江远笑着摆摆手,“举手之劳。”

马三爷这时候从一名黑衣人手里接过一个箱子,递给江远道:“这是给你的酬金,五万块,不要嫌少。”

江远眉头一皱,“用不了这么多。”

“用得了,”马三爷拍了拍江远的肩膀,“都当是交个朋友,以后我还要请你帮忙呢。”

江远不想收,可看这阵仗,自己是必须得收下了。

同时江远也意识到,马三爷这么慷慨,只能说明一件事:这碎片对他来说很重要!

可江远已经很努力的回想了,还是想不出来自己上一世在哪里见过类似的东西。

片刻之后,众人离开这里。

江远被送回市里,然后自己打车回到了铺子。

可今天的事情,总让江远有些心绪不宁。

“看样子,要找李慈奇打听下这位马三爷的身份了。”

第二天一早,江远就骑着摩托到了佳宝轩。

听江远说要去拜访李慈奇,朱伟还以为江远是有什么好瓷器要出手。

江远也不多解释,要了地址直接就赶往李慈奇家里。

李慈奇是个怪人,几乎滨海古玩圈内所有人都知道。

搞收藏的,哪一个不是听到好东西就马不停蹄地赶去,想要收入囊中。

偏偏这个李慈奇玩收藏不一样,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想和他做生意,就得主动上门,好像是求着他买。

想要他主动出马,除非是遇到了很难得的宝贝,比如前几天聚财典当行的那件天青釉笔洗,可惜啊,那是个赝品。

江远骑车停在滨海边缘的一座山脚下,面前是一条隐藏在密林中的私人公路。

而山顶,就是李慈奇的私人别墅。

江远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看到了入口旁边一间小平房里有气场,也就是说,有人在!

果不其然,一名中年人走出来,打量江远一眼道:“拜访李老的?”

江远点点头,“我是万宝楼老板江远,特意来拜访李老。”

“你等我打电话问问。”

说完,这人又走进了屋子。

江远点点头,却是在思考什么时候也在自己铺子里按一台电话机。

片刻之后,这人走出来点点头,“你上去吧。”

江远这才骑车往山上去。

到山顶的时候,江远回头一看,小半个滨海都在眼前。

看了眼身边这栋超豪华别墅,江远更加诧异了,只听说李慈奇背景深,却没想到这么有钱。

一名将近六十岁,穿着长衫的老者走过来,笑问道:“江远江先生是吧,请跟我来,李老已经在等你了。”

江远跟着这老者走进别墅,然后又上楼走到书房门前。

“老李,江远到了。”

“进来吧。”

再次见到李慈奇,江远对他的印象变得更加神秘。

能够和马三爷成为朋友,李慈奇的背景,恐怕比大多数人的想象还要深。

“李老,冒昧拜访,还请见谅。”

李慈奇点点头,指着对面的椅子,“坐吧,我知道你来干嘛。”

“想问马三爷的身份是吧?”

江远没有否认,“我只是想确定一下自己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陷入他们的恩怨之中。”

“你是怕被牵连?”

李慈奇微微皱眉,“你是不是觉得,我向他推荐你,是为了不让自己趟这趟浑水?”

江远没说话,却也没

想要炼丹的话必须先把丹炉里的火源石点燃才行,而且只有火源石发出的三味真火才能炼制丹药,如果用其他方法就不行了。这可不像是炼制龟苓膏那么简单了,如果是炼制龟苓膏的话,就连丹炉都不需要,使用厨房之中的电磁炉都可以,这个方法吕泽现在已经实验成功了,但是那些的丹药炼制简直是太低级的东西了,如果说现在吕泽想要炼制的这个万木金丹是可以治病救人的药物的话,那么龟苓膏也就是保健品,也就是对身体有点好处,可以让你预......

他眼光一瞬,忽然遇着残金毒掌。“老萧缓缓地弯下腰,从长台

碰撞的刹那,无尽气浪肆虐而出,对战中心的那片虚空直接坍塌,就连能吞噬光明的时空深渊都被照亮了一大片角落。

咔擦咔擦!

千幻宗大集市的地面被撕裂,出现一道又一道万丈深渊,楼阁巨塔此时便是最为脆弱的东西,全部轰然倒塌。

不仅如此,云逸此时也受到了波及,果断取出天青战甲保护他和慕容怜月,身形极速倒退,这等巨头大战的余波都远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碰撞足足持续了数息才平静下来,光芒散去,只见在虚空之中,白衣剑尊双手持剑,数千丈的青麒麟以自身的麒麟角和其对碰,维持着这一动作。

终于,青麒麟和白衣剑尊同时向后飞退,这一击看来应该是不分上下,谁也没有占到上风。

但在帝剑的剑尖之处,隐隐可以看到一缕极其细微的血迹,呈青色,散发出无穷兽威。

“哈哈哈,痛快!不愧是剑道第一尊,攻击力够强!”青麒麟猛踏虚空,稳住倒退的身形。

在它的右前足上,竟有一道刺目的伤口,但血液被青麒麟止住了,只是帝剑上沾染了一丝。

如此看来,帝尊的攻伐手段显然更强上一分!

剑尊缓缓收起了帝剑,和青麒麟对视了一眼,下一刻,二者几乎同时施展大神通,强大的神识直接冲击而出,在虚空中对碰!

继形体大战之后,他们显然意犹未尽,打算再比拼一番神识的强度!

嗡……

神识交织的嗡鸣声持续响起,他们神识此时便是最致命的武器,一旦有人落了下风,另一方必然会发起猛攻!

神识上的战斗往往是最危险的,毕竟神识是武者最重要,也是最脆弱的东西。

只要神识受到重创,除非动用至宝神药修复损伤,否则只能煎熬地等待神识逐渐消散,直至死亡。

吼!

一道惊天兽吼响起,青麟至尊的神识拉开距离的一瞬间极速幻化为神兽麒麟,让神识的爆发力又强上了一分!

剑尊也不甘示弱,神识中一股令人窒息的剑威传来,一柄格外凝实的神识之剑沉浮于虚空之上,和麒麟针锋相对。

麒麟率先出手,它的速度不快,但却以大妖之气锁定了神识之剑的方位,这是无法躲避的,二者只能正面相碰。

神识之剑很灵活,在虚空中不断穿梭,尽量和麒麟较为薄弱的地方对碰,争取先拿下一些优势。

叮叮叮叮!!

神识之剑专挑麒麟的左肋以及头部方位刺杀,但即使如此,依旧没有破开它的防御,只留下一道道难以消磨的回音。

青麟至尊又怎么会不知道剑尊的想法,他控制神识猛然加速,麒麟原本缓慢的步伐骤然化为一道流光,麒麟爪探出,直轰神识之剑的剑柄处。

呲呲呲!

神剑措不及防被麒麟爪击中,锐利的兽爪在牢固程度上丝毫不逊色神识之剑。

剑尊没有失了方寸,控制神剑以一个异常刁钻的角度进行了不可能的扭转。

而神剑扭转角度后剑尖部位竟直接对准了麒麟的腹部,仅是瞬间便占据了出手的绝佳时机!

长剑当空,无穷剑威疯狂绽放,霸道凌厉的一剑毫不留情地向上贯穿而去,要将神识所化的麒麟一剑腰斩!

嗡!!

又一道嗡鸣声响起,就在长剑横斩而出的瞬间,麒麟那条似龙长尾划破虚空横扫而来,引动虚空一同震颤,要和神剑侧身来一下大碰撞!

剑尊哪里会猜不到青麟至尊的想法,他操控神识之剑生生止住横斩的势头,以违背常理的状态极速下坠,硬是让他错开了这次恐怖碰撞。

这一击如果强攻,神识之剑虽然能够伤到麒麟的根本,但是它自身也会被抽来的麒麟尾打得粉碎,得不偿失。

咚!

麒麟四足猛踏虚空,借助后作力长驱直下,它的四肢粗壮有几力,将它的速度提升到了一个顶点,逐渐拉进和神识之剑的距离。

在离神剑只有一尺之距时,麒麟张开血盆大口,直接撕咬而下。

而这还没完,麒麟巨足以万钧之力狠狠踏下,直接踩在神识之剑的侧身,将其震得弯曲,好似随时都会断裂。

嗡!

似龙麒麟尾紧随而至,青麟至尊这一次出手异常凶猛,一招一式之间卡的十分精准,誓要将帝尊在神识方面碾压他!

砰!

神识之剑还来不及反抗挣扎,便被恐怖的冲击力轰飞,饶是帝尊本人也发出闷哼声,脸色有些苍白。

麒麟还在虏了。“好啊,”他扫了一下柯萝琳大帽子的边缘。“我听说妈咪给你买了一匹小马。”

她继续冷冷地盯着他。

柯尔顿偷偷回头看了一眼窗户。斯嘉莱还在看。“我们去看看小马,好吗?”

柯萝琳好像把他的建议想成了一个谜。可她好像找不到答案。她转过身来,朝动物棚的方向走去。

柯尔顿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跟着她。

这匹小马叫马宝,又矮又小,全身棕色。他们走近时,马宝摇了摇尾巴,转过头去。

看在上帝的份上, 柯尔顿想, 这也叫一匹马?有什么用?

柯萝琳看着柯尔顿,好像希望他能帮助她,做点什么有意思的事,比如骑到小马的背上,跳过篱笆。

“你,呃,要去喂它吗?” 他问她。

她摇了摇头。

“你骑过它吗?”

她摇了摇头。

“你想骑吗?”

她摇了摇头。

他们默默地站了一会儿。

柯尔顿伸出手来,对着小马。“过来,小家伙,”他说。

马宝向柯尔顿看了一眼,像是说:我认识你吗?然后,走到远处的一个角落。

“嗯,挺有意思的,”柯尔顿说。

“你现在想做什么?”

他们朝房子那边走回去。柯尔顿提了个建议。“想打网球吗?”

柯萝琳耸了耸肩。

“就是练一练。”

在网球场上,柯尔顿伸手到木制的储物箱里,拿出球和球拍。

“这是你的。”他递给她一个粉红色的小球拍,自己拿了一个大的绿色球拍。“好的,小威。让我看看你打得怎么样。”

柯萝琳茫然地看着他。

柯尔顿轻轻地推了她一下,把她推到球网的一侧,而自己走到另一侧。

当他旋转了一下球拍,然后在沥青场地上击球过去时,他的情绪突然高涨了起来。

他喜欢网球。

在他小时候,他们家还没失去房子之前,他和哥哥就喜欢打网球。他可能还和父亲一起玩过。他朦朦胧胧地记着,他们穿着白色的短裤,在网球场上来回跑着。

但谁知道那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可能只是自己瞎编的呢。谁知道呢?

柯尔顿温柔地给柯萝琳喂着球。她一动不动地看着球从她身边飞过去。

“好吧。这样,你要盯住球。盯住过来的那一个网球哦。现在,我们试试看,能不能击中一个。”他再次发球,柯萝琳挥动了一点她的球拍。

“很好的开始,”柯尔顿说,竖起大拇指。“这次,你要把球拍挥得再高一点,多用点劲儿。像这样。” 他示范给她看。

他又试着发球喂她,这样柯萝琳会很容易就接住球,可这一次,球又正好越过了她。

她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愤怒地把网拍扔向网子,她的小眉毛因愤怒而打了结。

“冷静,小威!” 柯尔顿笑了。“不要发火。”

但柯萝琳连一点笑容也没有。她瞪着他,脸有些涨红了。

“好啦,别生气了。我来帮你一把。” 他走到球网她的那边,伸手拍拍她的头。“别担心,你很快就会学会的。”

突然,他身上挨了一脚。她猛地扑到他的身上,打他,咬他,挠他,嘴张开着,呲着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一声锐利刺耳、充满仇恨的尖叫声,几乎撕破了柯尔顿的耳膜,震得他下巴嘎嘎作响。

“怎么了……?” 他踉踉跄跄地向后退了几步,想挡住她瘦骨嶙峋的胳膊,可她胳膊挥舞得太快了,挡也挡不住。

她就像一阵小旋风,失去了控制,咆哮着,呼啸着,一次又一次地冲他席卷而来。

柯尔顿趔趄地迟疑着:她怎么啦?怎样才能抑制她吗?上一次,他曾硬抓住过她,可留下了瘀伤,为此斯嘉莱还惩罚了他几个月。这次该怎么办?

“嘿!住手!停下来!” 他命令道,仍然往后退着,始终和她保持一臂远的距离。

可是,她还是像凶猛的野兽一般,狂暴地追着她,用指甲向他猛抓。

她的眼睛紧闭着,柯尔顿知道此时她听不见他的声音,她去了一个黑暗的地方。

“对不起!” 他还是大声喊着。“ 对不起!”

他感到树枝和树叶在他的背上,意识到她已经把他推到球场的尽头,紧贴灌木丛。她睁开眼睛,向他的脸上散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唾液从她的嘴里溢出,下巴往下张着。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崩溃,屈服于他所激起的愤怒和他应得的惩罚。此时,那个画面在他的眼前游动着:一个柔软而丰满的枕头。一只小手,一根手指弯曲着,直接指向他。

“我对不起,”他重复地喊着,声音一次比一次大,和柯萝琳的声量越来越接近。

“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盖世妖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客与财神

始于初见

剑客与财神

二斗

剑客与财神

怡米

剑客与财神

霉天礼

剑客与财神

青山依旧在

剑客与财神

麻瓜不懂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