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直面不死山人》。

其实他的刀法和轻功无疑也是第一流的,所以陆小凤也说:想不—刀为什么要存在?人为什么要存在?阳光已消失在高墙后,倪慧

“这黑虎帮到底什么玩意儿吗!都说了不加入他们了,还苍蝇一样一整天嗡嗡嗡嗡个没完!”离开稍远些后,林茵茵鼓着腮帮,忿忿不已。

“不用理会这帮傻缺!有些人就这样的,稍稍有那么点势力,就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到处炫。”李元劝道,语气中透着鄙夷。

“李元,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林小馨突然对着李元致歉道。

“为什么要跟我道歉?”李元一愣,但是当他看到林小馨那真挚的眼神时,心里顿时会意了过来。

这丫头……李元心中苦笑一声。

林小馨已经完全意识到了黑虎帮会如此针对李元的主要原因,就是她和林茵茵。

她们俩是不可多得的大美人,虽说还略显青涩……特别是林茵茵这丫头都没有长开……但是这并不能阻挡那些觊觎她们俩的人。

而李元又一直带着她们俩练级,跟她们几乎朝夕相处,引得那帮流氓的嫉妒,以至于纷争不断。

“说的什么话!”李元嗔怪道:“没有你们,我一个人能轻易吃下一只哥布林部落?我们都是互相扶持着的,又何必跟我道歉?”

“至于那帮人,别理他们就是了!没必要为他们而烦心吧?”

“嗯。”林小馨闻言一愣,旋即轻咬嘴唇,点点头。

本来她是想提出,如果真不行,就让李元别管她们,重新寻找组队。她就打算和林茵茵两个人一起,这样黑虎帮那帮人就不会把矛头指向李元。

至于加入黑虎帮,这个选项她第一时间就排除了。以她的倔强,就算以后真的升不了级,宁愿在多姆镇找份工作也绝对不会向黑虎帮屈服。

只不过李元猜到了林小馨心中的忧虑,提前用话将她接下来想说的堵住,令她一时不知所措,便下意识地点头答应下来。

按她心中真正的所期望的,自然也不是和李元分开。因为经过这二十来天的战斗,她感觉,只要李元挡在她的身前,她就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嗯……”一时间,林小馨感到有些尴尬,不禁羞红了脸,支吾着。

她的脑袋现在有些发蒙,不知该说什么,便下意识地找了个话题:“李元,你说他们最后会不会碰上那只哥布林战士长?”

“不清楚了,按正常来说应该不会吧?按照哥布林的习性,白天应该回去睡觉的。”李元摇摇头解释道。

“那万一要是碰上了,他们能打得过吗?”

“这……”李元顿时一阵迟疑。要说对于哥布林战士长的实力了解,李元怕是现在新手冒险家中排在首位的,虽然说夜里他仅仅和哥布林战士长只有短暂的交锋。

但是哥布林战士长那一身恐怖的力量却令李元记忆犹新。如果真要打起来的话,虽说李元不想承认,但是以单挑而论,他还真吃不下来。

这种怪物中小BOSS级别的怪物,位格比一般怪物要高,本身就拥有着比之一般怪物更多的体力值,攻击力。

另外,哥布林战士长不仅仅力量强大,看它挥剑斩击时那快准狠的方式,精准绝对也不低。

相对较差些的就只有魔力和敏捷了。

昨天林小馨的魔法弹倒是造成了意外的效果……只是哥布林战士长的体力值太高,还无法对它造成重创罢了。

“如果仅仅只有一只哥布林战士长的话,以他们的人数,肯定是能拿下的。但关键是哥布林战士长的身后,还有一大波哥布林射手,哥布林刀斧手之类的。”

“在哥布林战士长的咆哮下,它们的能力属性还有所加成,这样的话,这帮人恐怕是有些危险了!”李元回答道。

“那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林小馨迟疑道。

这时,她好像是怕李元误会了什么似的,又是翻手在身前摆了摆:“你别误会,我是担心他们要是被哥布林战士长杀死的话,哥布林战士长的实力会不会有大幅度的提升,到后面我们都打不过它?”

“咝!”李元倒吸一口气,眉头微微一皱。

这还真的是麻烦了啊!黑虎帮这帮搅屎棍,真是又蠢又烦人……李元心中暗暗嘀咕了句。

原本他是打算这次休息好后,踩点踩好哥布林战士长的位置,等回去后在拉上坂本太郎他们,还有西索尔的小部队,一起来狩猎的。

别的东西给他们分了无所谓,反正他只要哥布林战士长掉落的物品:哥布林的心脏。

这要求很合理,甚至说李元相对来说是吃亏的,坂本太郎,西索尔他们自然不会有意见。

毕竟他可是情报的提供者。

但是现在这帮子人一下去,万一碰上了哥布林战士长率领的哥布林众,被团灭了后,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哥布林杀死新手冒险家的经验值,不是简单的按照等级算的。<首教的领头人扔到地上,把左爪抱着的舞狮少女放到地上。

舞狮少女愤怒的向着周安说道:“你为什么要救我,那里还有许多我舞狮的弟子,我要与他们并肩作战,现在我离开了那里,他们都会被杀的。”

“我不救你,你会死在那里。”周安说道。

“小姐我感觉这个羊大哥做的没错,如果你出事了,以后狮门该怎么办啊,以后还要你继承门派的大统呢。”舞狮尾处的少女说道。

舞狮子需要两个人,一前一后,而周安把两人全部救出来了。

“既然死在那里我也无悔,我不想当逃兵。”舞狮的少女说道。

“羊大哥你能不能把我狮门其它的人也救出来。”舞狮尾处的少女请求的问道。

“先前救你们就犯了很大的险,现在再救他们肯定那些百首教的人注意,到时有可能我也有危险。”

周安可不想再去,现在那里能战的没有什么人,去救那些拖累,周安可不想做,再说了现在他把百首教的领头的给抓住了,现在那些百首教的人肯定盯着自己,去了肯定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肯定大战一场,到时结果怎么样,周安也说不清楚,毕竟先前他也经过了几场战斗,他也消耗了一些。

“不行,我不能把他们留在那里,我要与那些百首教的人战一场。”舞狮的少女这时开口了,并站起来向着龙王庙走去,还想要进入到里面救狮门的人。

“你要去就去吧,不过等你去了,估计那里已经战斗完了,说不定狮门的弟子全部死去,你以为你们两人的实力与那些百首教的战斗有胜算吗,不过多了两个亡魂,你可以不放在心中,可是你身后的那个小姑娘可是才二八年华,你就想让她这么送死么。”周安冷漠的说道。

说完后不再答理舞狮的少女,叼起百首教的那个领头人,一迈步消失在舞狮少女的面前。

周安不想和舞狮子的少女多说了,这个少女义字有些过剩了,她要找死就让她去吧,反正他已经救了她一次了。

周安来到了远处的一片树林中,看向百首教的领头人,把他的袍子拿下了,露出了他原本的面目,是一个很清秀的少年,在脸上纹着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兵器,看起来很特别。

周安从储物格子里拿出了一壶水,向着百首教的领头人泼去。

元非流昏昏沉沉的,感觉有冷水浇在了他的脸上,让他顿时有了精神,眼睛不由的睁开了,看向一只青羊在自己的面前,睁着‘凶狠’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瞬间他想起来了,他被这只青羊给偷袭了,随即冷眼看向青羊,既然青羊抓住了他,肯定想要从他的身上问出什么,他可不是那些意志薄弱之辈,他决定什么也不说。

“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答的好了,我就放了你。”周安开口了说道。

元非流不说话,好似没有听到周安在说。

周安没有理会元非流在不在听,他说道:“第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那三个献祭者的身份,他为什么要献祭召唤大猩猩。”

说到献祭召唤大猩猩,周安不由自己想出了一些情由,就是龙王庙说不定是献祭者故意让其它人发现的,引起众人的注意,引到这里,让鬼物把他们杀死,然后用死在这里的尸体献祭从而召唤出大猩猩。

这也就说明了,有可能不止唐子轩发现了龙王庙的这个洞口,其它人也发现了,怪不得消息传的这么快,这么广,原来很多人都知道了。

元非流什么也不说。

周安冷冷的一笑,使用搜魂指的手法,向着元非流的几个大穴点去。

当周安点完后,元非流的身子颤抖了起来,他感觉体内的气血逆行,身上的筋脉阵阵的疼痛,好似撕裂不一般,甚至五脏六腑如虫咬蛇钻一般难受,他极力的咬着牙忍耐着,牙都渗出了血,从嘴角处流到了地上。

虽然这么痛苦,可是元非流还是一句也不说。

“还是什么也不说,是个硬骨头,既然你这么硬,那么我再给你加一把劲。”周安这还是见到第一个能抵挡他搜魂指手法的人,让周安不禁有些惊异,这个清秀的年轻人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周安手中出现了一把小刀,和前世苹果刀差不多,在元非流的眼前晃了一下,说道:“我再提醒你一句,这次我要把你的丹田破碎,使你成为一个废人,再把你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切掉,当然了只切掉你身上五肢的肉,让你成为一个人彘,从此以后你这样生存下去,你可以想想你以前仇敌报复你,你以前亲友如何看待你。”

周安慢慢的说着,虽然只是淡淡的说着,可是充满的冷意,好似三九天的寒冷,让他忍不住颤悚。

我站在大西北地的荒野,现在凶兽将臣已经不知去向,只有中天上一轮明月,将如水的月光照在这片荒野上,照在孤零零的我身上。

凶兽将臣的速度真的令人惊诧,他隐匿身形的法术也远超过我之前交过手的“影子杀手。”

我思前想后,觉得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既然追不上凶兽将臣,如果他要躲起来,想要找到他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既然如此,那我就继续寻找犼的残魂。

凶兽将臣既然出现在西北之地,基本上验证了我之前的判断,他一定也是寻找犼的残魂的,我要做的就是,一定在凶兽将臣之前,找到犼的残魂。

我想明白这些之后,就站起身,既然继续寻找犼的残魂,那就要继续向原来的目的地出发,那就是西北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

可是我已经离开我乘坐的火车,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的位置是哪里,我随身带的一些衣物和日常用品都落在火车上。

我要去沙漠中探险,我还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即使这些东西落在车上,这也不打紧,反正这些东西夏副省长他们会帮我收着的。

其实这些东西哪里都买的到,不过我这次出来带的户外装备,都是胡惠茜和晓丹帮我准备的,一般情况下我是舍不得丢弃的,这里面有胡惠茜和晓丹的情义。

刚才事发突然,将臣突然现身,我也没多想,就追了出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幸运的是,那个在二郎山大战的时候,李毅峰送给我的的能够定位和接收实时卫星地图的平板,我没有放在我的行李中,随身带着,此时帮了我的大忙。

我从怀里掏出这个平板,调出卫星地图的界面,我发现我的位置,在距离西安大约八十公里的地方,知道自己的位置就好办,接下来就想办法,如何赶到西北省份那里。

我漫无目的的顺着铁路,慢慢的往前走着,我原计划,走到最近的城镇,然后乘汽车到西安,到西安再乘火车继续前往西北省份。

这时候,听见身后火车的鸣笛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后面远远的有一道光束照过来,原来我身后有开过来一列火车。

当这列火车到我跟前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趟货运列车,看着这列火车从我跟前呼啸的驶过,我眼前一亮,我何不搭趟顺风车,这样可以省下我好多的时间。

于是,我瞅准一节车厢身体腾空而起,跃了上去,稳稳的落在这节车厢上面。

巧的是,这节车厢只有半节车厢装着货物,另一半空着,我掀开覆盖在货物上面的蒙布就钻了进去。

突然,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车厢蒙布布下面漆黑一片,但是我感觉到这里面除了我之外,我还感觉到了一个人的气息,我暗中戒备,立刻用神识检视了一下,果然,这里面有个人。

我靠,这个人竟然也是修道的,身上的法力波动还不弱,境界最少也是接近人界法师的后期。

我靠,修道的人谁还这样无耻啊,竟然为了省法力这样乘火车,我是因为事出有因,离开了原来火车,可不是不想花钱,这个家伙是什么人,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与此同时,我也感受到,那个家伙也在用神识扫视我,我估计,以他的法师中后期的修为想探出我的修为境界可能性不大,他只是觉得我的修为深不可测,但是想要具体知道我达到什么境界,那是很难办到的。

我既然已经知道,他的境界远低于我,所以倒也不怎么紧张,只是心中奇怪,怎么会在一趟货运列车上碰到同是的修道中人,这要是传出去,堂堂的人界天师还搭便车,真是够了丢人的。

我在车厢里,仔细看了一下,尽管矇布下面十分黑暗,但是我的目光敏锐,在黑暗中视物,稍加适应也不是很难,很快我就发现,在装货物的纸箱之间,有个空隙,那个人就蜷缩在那个空隙里。

我看清楚这个人后,大吃一惊,与此同时,那个人也把我看清楚了,我们不约而同说了一句:“原来是你。”

刚才那个蜷缩在装货物的纸箱空隙里的那个人站了出来,不错,这个人竟然是我在茅山上遇见的那个少年,这个世界真是很小啊。

说他是少年,也有十八九岁了,当时,在茅山的山门,晓丹和他们茅山派不少弟子被几大门派围在当中,当时这个少年当时就仗义直言了,我对他印象很深。

我问他底细的时候,这个少年当时只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叫陈江,其余的他什么都没肯说。

因为这个少年身怀正义感,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极好,想不到这趟搭免费的顺风车,竟然遇到一个伙伴。

我原来就非常奇怪,这个少年的年纪不大,竟然达到人界法师的中后期的水准,几乎相当我在二郎山大战时的修为境界。

这样的修为境界就是在各大门派核心弟子中,都不算低,我记得我问过他是哪个门派的,他告诉我他也是散修。

这小小的年纪,竟然如此境界,实在不简单,我像他这般大的年纪的时候,当时我还是纯粹的唯物论者,正在全力以赴的应付高考呢,至于修道,当时我认为那只是在神话小说里才有的事,换句话说,我还不知道什么叫修道呢。

那个少年陈江,此时也终于从气息上确认,对我没有敌意,不再一副戒备的样子。

陈江没有说话,用他贼亮的眼睛看着我,咧着嘴笑着,宽宽的下颌显得有些笨拙。那个装货纸箱空隙很大很宽敞,陈江让我坐在他的旁边,既然是熟人,我也没有客气,也钻进那个空隙挨着陈江坐下。

还别说,这个装货物的纸箱空隙,就像一个小屋子,上面和下面都是装货的纸箱,中间的空隙坐下两个人还有富余的空间,还挺舒适的,我看着陈江,有点奇怪,这个孩子这是要去哪里呀,为什么搭乘这趟货物列车啊?

开始的时候,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听见风声在呼啸,火车在茫茫的夜色中飞驰。偶尔有灯光从矇布的缝隙里招进来,还有火车时不时的鸣笛声音。

还是我先打破的沉默,我实在忍不住我的好奇心,怎么就这么巧在这里遇到这个少年呢?

于是我就问这个叫陈江的少年:“小弟弟,我能告诉我,你这是要去哪里吗?”陈江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也不知道,走到哪里算哪里?”

陈江的话更加引起我的好奇,我对他的来历更加感兴趣了,于是我又问道:“你怎么这样坐火车呀,你平时都是这样坐火车吗?”

陈江看了我一眼,说道:“不是的,这次是碰巧,才坐上这趟车的。”

陈江的回到很简短,根本消除不了我心中的疑惑,我对这个奇怪的少年来历,更加好奇了。

我和陈江的接触中,发现这个孩子不怎么还说话,但是接触的时间一长,我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聊着,孩子就对我询问她的来历,开始不抵触,竟然和我讲起了他的经历。

原来,这个叫陈江的少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谁,出生的时候就被人遗弃了,被两个老人捡回家中。

这两个老人是一对年迈的老夫妻,老头子姓陈,因为这个小孩在江边被发现的,所以,就给起个名字叫陈江。

这两个老人无儿无女,所以,捡到陈江,并把他抱回家后,精心的照料,完全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所以陈江也有过一段快乐的童年。

可是当陈江八九岁的时候,两个老人相继离世,陈江又没人照料,没有办法,小小的陈江开始在人界不停的流浪。

陈江靠乞讨为生,这样过了快一年,整天蓬头垢面,饥一顿饱一顿。

这一天,陈江正在乞讨,忽然碰见一个人,这个人穿的西装革履的,大约三十多岁,说话很和气,把陈江领进一个饭店,要了不少好菜,已经一年多没吃过饱饭的陈江,这次吃个够。

收起星痕之后,沈深依然沉浸在巨大的惊喜中。

修为没有提升,实力却提升了许多。现在的刀意还很弱小,只是一株嫩芽,随着时间过去,刀意一旦成长到参天大树,也许一刀劈下,整个星球都会被粉碎。

沈深没有自大到自己的天赋天下无敌,只是自己的神识变异,形成了七色,才让自己占了大便宜。

否则,哪怕落基大陆天才再少,也不可能没有人知道查加斯山的这个秘密。

相对于别人二十出头就晋升了丹湖,自己却只能算是一般。好在自己正起身奋......

(一)黄昏,未到黄昏。麽?那武士昔年也是他帐南宫平目光转处,左掌攫住了金飞已出手!阿飞的本能还未消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直面不死山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来自地下城的魔法师

二毛君

来自地下城的魔法师

陌伊族

来自地下城的魔法师

任秋溟

来自地下城的魔法师

青蕖

来自地下城的魔法师

禾早

来自地下城的魔法师

淡云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