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热切与勇敢!》。

邓定侯微笑道:那里真的有虎?丁喜笑道:不但有虎,而且是饿金菩萨吃惊地看着她,这才发现她好像竟是真的疯了

在几个月之前,陆明的行为对陆家众人来说是不务正业。而他们眼里陆明也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否则你看谁家孩子能放着这么大个商业帝国无动于衷,而专心摆弄那些土东西。

生在陆家的孩子,都要有为家族牺牲的觉悟和准备。没有人可以例外。哪怕是当时陆家族长陆老爷子最疼爱的小儿子,陆振华。

陆家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陆明他爸陆振华是陆老爷子的心头好。陆老爷子不仅极度宠爱陆振华,在事业上更是悉心指导,一步步帮他成就另一个几乎比肩陆家的财团。事情的一切仿佛都在朝着老爷子规划好的渠道走。

@

当时的陆家还是S省的二流家族。可是出了被称为陆家四虎的四兄弟之后,陆家崛起的速度就像坐火箭一般。那几年是陆家事业上升的黄金期,也是陆家跻身顶尖家族的一块最好的敲门砖。

可是就在这事业发展的蓬勃阶段,陆家最有天赋的小儿子,陆振华,恋爱了。

陆爸陆妈的相遇一如偶像剧的那般狗血。

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傍晚,路边的路灯散发着昏黄色。夜已深了,而雨却越下越大。当时的陆爸在公司加班到深夜准备下班回家,却瞥见楼下公交站牌昏黄的路灯下有个小姑娘在等公交车。

那个夏天雷阵雨尤其的多,雨尤其大。噼里啪啦的雨珠在地上乱跳着。聚集着,却始终不愿回归小河的怀抱。

那天的陆妈单薄的身影撑着一把单薄的雨伞。狂风刮过,雨点打到这位美人儿的身上。

陆爸看向窗外正好看见那个女孩伞被风吹散架,躲在公交站牌下被风吹雨打的狼狈样子。心里顿时有些不忍。于是拿起那把超大骨架的抗风伞打算出去“英雄救美”。

害怕出门之后灯关了之后让姑娘沉寂在黑暗中,陆爸出门的时候不仅没有关办公室的灯,还把隔壁房间的灯打开了。

他是想让那个在雨中丁香一样的姑娘感到一丝温暖。这是陆爸后来的原话。

等到陆振华下楼之后,才发现那个单薄的身影在雨幕中格外的单薄。于是原本打算送个伞就临时换成了下班等公交。

他不知道在雨幕中等了多久才等到那班公交车。甚至都没有关心那班车开向哪里。他只是陪着心爱的姑娘聊了一路,然后目送她回家。

毫无意外的,那天回去陆振华就病倒了。一病就是许多天。陆老爷子心疼儿子的身体,可是又不放心儿子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荒废。于是亲自上阵替儿子打理公司。

就是在这个时候,陆老爷子在公司的传言中嗅出一丝儿子恋爱的气息,顿时暴跳如雷。他早已给最优秀的儿子安排了夏都林家的女儿。

那个时候的林家不仅是陆家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也是陆老爷年轻时救过林家一次。才有了两家的父母之命。

原本按照陆老爷的计划,在小儿子公司一个月之后上市的时候里中又传来了两个人的声音。

听到声音,杨磐往里屋瞟了一眼,然后又朝眼前的劫匪老大问道,“仨人?”

杨磐的这一问仿佛是提醒了劫匪老大一般,只见他立刻举起了手中的砍刀砍向了杨磐,同时张开嘴想要发声提醒屋里的两人。

不过他的砍刀还未落下,声音也没发出就被杨磐伸出的右手一把捏住了脖子,然后他就仿佛一只小鸡仔一样,被杨磐单手拎了起来。

将人拎起之后,杨磐将手臂甩了甩,而他手中的劫匪老大握刀的手忍不住一松,他那把一米多长的砍刀也因此直接脱手而出,掉落到地面,发出了一声脆响。

“一边呆着去吧。”

见劫匪手中的砍刀脱手,杨磐随手将他往旁边一扔,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撞在墙上的劫匪老大吐了一口血,然后直接昏了过去。

其实以杨磐的力量完全可以一把捏碎他的脖颈,完全用不着这么麻烦,不过现在在现实世界最好还是不要闹出人命,所以杨磐才会手下留情。

搞定一个,杨磐也不看倒在墙角昏死过去劫匪老大,一脚将掉落地面的砍刀踢到一旁后,他迈步走向了房间里屋。

再说此时在里屋翻找值钱东西的另外两个劫匪,在听到屋外传来一声巨响,他们向老大问话没有收到答复之后,他们也显得有些紧张。

“二哥,怎么办,是不是警察来了。”

“我,我那知道啊。”

正在二人商量的时候,杨磐推门走了进来,吓了他俩一大跳,而杨磐在进入房间后,发现里面只有两个戴着跟外面躺着的哪位同款面罩的家伙的时候,微微一笑,然后朝他们走了过去。

“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

“救命啊!啊!”

几分钟后,杨磐拖着两个混过去劫匪来到客厅,并将他们丢到了墙角他们老大的身旁。

看着三个昏过去的家伙,杨磐摇了摇头,其实这种事他是不想管的,不过今天竟然撞上了他也不打算躲,就当是解闷儿了。

处理了三个劫匪之后,杨磐又在屋里找了找,最后在洗手间找到了被捆成了粽子的房东一家。

看着在狭小布满异味的洗手间中哭哭啼啼挤作一团的三个人,杨磐一手一个将他们从里面拖了出来,又帮他们把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他们一家三口这才惊魂未定的抱在一起,哇哇哭了起来。

看着眼前抱头痛哭的一家人,杨磐有些烦躁的皱起了眉头,你说小孩女人害怕哭也就算了,姓王的你一个大男人哭的那么大动静算什么事。

等到这三人哭的差不多了,他们这才想起一旁的救命恩人,于是连忙向杨磐道谢。

看着糊了一脸的鼻涕眼泪还在不断向他道谢的一家三口,杨磐嘴角微微抽搐,感觉有点反胃,不过他还是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去擦擦脸,去把墙角那三个家伙捆起来,然后报警吧。”

“哈哈!说的我很开心,赏!”林肖哈哈一笑,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你妹的,我们老大让你赏,你没听到?”

跟在林肖后面的卢子豪,上去一巴掌扇在了叶天的脑袋上。

叶天大怒,他可是江南豪门世家叶家的人,林肖这混蛋竟然敢扇他速来到了那个神秘的门口,进入后发现原来是遍地的僵尸。地图也显示这里是矿坑南门,陈渊想现在到城里的人也多了,既然来了打点书也不错。在使用几个魔法清理掉这些怪物之后,陈渊把地上的书丢进弥勒戒。

就在陈渊打算再继续进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陈渊的耳朵边上响起。

—没有变化,岂非就是超越了变巧的事,也绝不会突然发生奇迹就在杀手快接近杨铮时,他忽然金平章政事葛不哥行省于辽东,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热切与勇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起无回

饮洲

剑起无回

蝴蝶一梦

剑起无回

风松江冥月

剑起无回

那就不要留

剑起无回

龙柒

剑起无回

长安落雪扶桑